爱得晚或早,不如刚刚好

时间:2020-07-23 作者:

文/穆熙妍

Milky 结扎之后,外面的公猫果然销声匿迹,一切归于平静。她的体型在成年前稍微偏瘦,结扎后新陈代谢变慢,增加了一些体重,反而刚刚好。结扎的猫对于玩的兴趣会减弱,活动力也会降低,这点在Milky 身上颇为明显。她的个性本来就属于淡定冷静型,结扎后更常在我房间窗台上看外面,一看就是一下午。

宠物在北美洲是非常幸福的,温哥华每平方公里的人口密度约五千多人,公园和大树非常多,很适合老人和小孩居住,更是宠物的天堂。我先生当时和我是十几年的邻居,他家就在我家隔壁街。从高中开始,每天他从家里往东去上学,我则是往西走。我们常常经过对方的家,但并不认识彼此,直到上大学才有机会接触。

我读完大学之后回台湾念研究所,他则是去旧金山读MBA。因为家人也都回流了,我们两家住了十几年的屋子先后卖出。虽然很想回去看看,但每当有假期,我们总往没去过的地方跑,回加拿大的机会少之又少。

可是,心里总是对温哥华有一份特殊的感情,老想着回去看看充满回忆的旧家,一起走过当时错身而过,两家中间的路口。这个心愿一直没机会实现,直到出道以后,慢慢发现我还有满多加拿大的粉丝。有一位和我比较熟,今年从我这里知道旧家的地址,特别跑去拍了照片传给我们看。

 

我抱着忐忑的心打开照片。说忐忑是因为很多新屋主都会把旧房子拆掉,盖起我们称为「怪兽屋」的新式设计师住宅。我们家隔壁当时住着一位退休的白人老医生,他的妻子已去世,孩子们也各自成家。我妈有时候会带着点心去探望他,闲聊中曾问他为什幺不把房子卖了,把钱放在银行收取利息,去住在比较容易管理的公寓。他感伤地回答,因为这个老房子里面满满地都是他和太太的回忆,他很怕一卖掉,房子就会被拆。

爱得晚或早,不如刚刚好

爱得晚或早,不如刚刚好

「我要守在这里,她才能有地方回来」,老医生这样说。

这段话大概给了我妈很深的印象,以至于后来她卖房子的时候,也要求屋主千万要保留这栋房子的原貌。但这毕竟是非常不切实际的请求,房子所有权是别人的,要满足前任屋主的心愿简直是天方夜谭。

令人惊喜的是,照片上我们两家都没什幺改变。现任屋主答应过的,真的做到了。他们把屋龄几十年的老房子照顾得很好,连我们种的树都还在,树干变高,枝枒已攀升到二楼。旧家有扇古董大门,以前总有朋友笑说像城堡一样,不会错过,很容易辨认。

住过十几年的家,静静地坐在照片中央,代表着我的少年时光。大门正上方就是我的房间,窗台很低,Milky 以前的宝座就在那里。我先生说以前经过我们家,常常看到有一只灰白色大眼睛的猫坐在二楼窗台上很久都不动,他曾以为是假的摆饰品。

后来养了Toffy 和糖糖,我一直很遗憾没有机会带他们去温哥华,享受那里的公园和空气。第一是没有时间,第二就是坐飞机其实对宠物而言是很受苦的事,回台湾还要长期检疫。我总是想,如果他们能在广大的草地上奔跑那该有多好,说不定还能交几个狗朋友。Milky 是唯一伴随我在国外生活过的,我有幸与她互相陪伴十六年,搬过好几次家,经历过最久也最多。

看着照片,时间彷彿静止在当年的夏天,一切都没有改变。她随时都会轻盈地跳上窗台钻过窗帘,观察偶尔经过的路人、屋子前的大树、窜上窜下的松鼠。灰白相间的长尾巴从窗台上垂着不动,我叫她的时候才轻轻甩几下。

而我先生对于Milky 的印象,也成为我们相处过程中珍贵的记忆。命运真是非常奇妙,本来朋友圈不太重叠的两个人,十几年后会在一起,交换重叠的时光。

爱得晚爱得早,都不如刚刚好。

时光荏苒,岁月冻结。该遇见的人,到哪里都会遇见。

本文出自《陪你到最后:小猪熊Toffy萌日记》台湾知识库出版

爱得晚或早,不如刚刚好

【想看更多到博客来】


    相关推荐